加入收藏 | English

青杏文学报2019年11月18日之精选稿件

作者: 时间:2019-11-18 点击数:

 

北方的你

 我们约定过,要去北方看雪。

 你说我溜冰一定很棒,虽然我只穿过旱冰鞋;你说要把那条红色围巾围在我们堆的雪人身上,因为白色能让红色更加鲜艳。

 你说这话的时候,我微笑着看你,认真地看你,苍白的面孔,和同样苍白的嘴唇。

 我把围巾轻轻围在你的脖子上,它是枣红色的,有一种暖暖的感觉。

 你自嘲般地说:“我的脸色和雪人一样苍白吧?”

 我抱了抱你:“不,像白雪公主一样好看。”

 你抱着我笑的花枝乱颤,病床吱呀呀地响着。

 没多久,你笑累了,喘着气说:“那你就是小矮人咯?”

 一月的北风刮到了南方,湖上难得地起了层薄冰。家家户户的门窗都关的很严实,里面有暖炉有棉被,或许桌上还有热腾腾的拉面。我很少再出门,一方面是因为气温,另一方面,是因为你突然被转到了北京的医院,我见不到你了。

 我偶尔会去大街上走走,说不定哪天你就回来了,那时候,你一定围着那条红色的围巾,它很显眼,我相信我一定一眼就能看到。

 但是湖上的冰化了,我也没有再见过你。

 我有过很多猜测:也许你在那里有了新的朋友;也许你大病初愈,还不能远行;也许你已经回来了,但一直偷偷躲着,不让我瞧见……

 也许是最坏的结果,比北方一月的雪还要寒冷。

 我时常在暖黄色的灯光下想出了神,北京的冬天一定比南方冷很多,那里有漫山遍野的雪,温柔地覆盖在整座城市上。洁白的雪整齐地铺在路边,就像画里一样;大人小孩,猫猫狗狗,在雪地上留下一个个脚印;鸟儿停在树枝上,它们也是白色的。小鸟站在冬天的肩膀上,看整个北方。这一切是那么美好,这都是你所能看到的景象。一想到这个,我就感到幸福。

 各家各户打开门来的时候,春天来了。

 我想,你一定把围巾好好地叠了,放在干净的衣柜里。你说不定把它放在行李箱里,已经准备踏上归途。

 迎春开的第二天,我收到一张照片,里面是一个围着红围巾的雪人,和一个笑容满面的你。照片的背面写着,生命中有那么多东西来来去去,我要告诉北方的冬天,我来了。

 好的,坏的,我们全都收下;就连来年北方的冬天,也会期待我们的来临。

18级初教(5)班 宋真

 

喜桃

 我记得外婆院子后面有一片桃林。

 桃林并不大,只种了三四十棵树,据说是外公六十五岁那年和外婆一起种下的。那桃树叶子细细长长叶脉分明,阳光照下来绿油油的格外好看。七八岁时,外婆身体尚健朗,每当我们来看她时,便拿块黄绿头巾裹住一头斑驳的白发,拄着拐招呼我们一道去替外公扫墓。

 古人曾感慨:“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外公过世后便是葬在这里。而这桃树,竟也是彼此挨着挤着,茂密繁盛了。

 太阳透过叶片,细碎地洒在我们身上。脚步踏过枯叶,一阵稀稀疏疏,不一会儿就到了外公的墓碑前。

 外婆虔诚地跪地,双手合十,嘴里碎碎念道:“老头子,你可还好吗?孙女儿又来看你喽,你呀,多保佑保佑我们,我过几年就下来陪你。”我和母亲也跪在地上,听外婆这样说着,只觉得心酸难耐。

 外公在时,便常常带我们去赏花。从瓦翁里刚刚舀出的米酒香气四溢,新炸出来的米果喷香甜腻,还有各式各样的小零食都一一兜好,外公便带着我们往桃林去了。他总爱讲他年轻时候的事,从抗日讲到他如何靠做生意养活一家人,讲母亲年幼时的趣事,还教我们如何揉面,如何制作干果……风轻起,外公牵住了我的手,指腹粗糙而手掌温暖。

 外婆跟在后头微笑地看着外公,眼神比初春的风还要温柔。就像年轻时千万次注目凝视只为等他一次回眸,外公停下脚步,走上前伸出手,自外婆花白的发间拈起一片花瓣。我幼时尚且不懂,现在想起来,只觉当时千万朵桃花都笑咧了嘴。而今即使外公已过世近十年,外婆仍习惯着带我们去桃林看看,那漫天桃花载满她细碎的思念。

 我低头看见一地残花,不由得伸手轻抚她们。桃花灿烂开在枝头,终究还是片片飘落,片片归于尘埃。再美好的事物竟也抵不过时间啊。我却爱桃树一如往常。管那红雨淅淅沥沥散落一场,空余翠叶成荫。只愿外婆长寿平安,桃树亦能枝繁叶茂。

 我正胡思乱想着,外婆却站了起来,神色平静。回到屋里仍旧给我做米果吃。揉好的面团劲道,一下油锅便膨胀起来,壳脆而金黄,内里软糯可口,正是外公教的。一口一个,吃下的是甜蜜的人间烟火,更是热烈的思念聚拢成团。

 刚好是桃子熟了的季节,外婆便找出几个小竹筐来,吃过饭一人背着一个竹筐去摘桃儿。虽然秋老虎威风凛凛,那也抵不过桃子尖儿红红的让人情不自禁要看一看、摸一摸呀。大圣在天宫见了娘娘的蟠桃,不也是又馋又爱地走不动道吗?那桃树果实累累的,把枝条都压弯了,熟透了的桃子娇娇地红着脸,正要我去摘下来呢。

 于是等到暮色苍茫时,我们的竹筐俱是满满当当的。外婆必定挑出几个又大又漂亮的,摆在外公墓前,请他也尝一尝这鲜嫩多汁的桃儿。    

 剩下的那些桃则分成两份,一份送给乡邻,一份留着作果脯。先拿碱水泡几分钟去毛,再取出桃核,切成小片,最后粘上糖霜平铺在铁架上烘干,口感脆而味道甜的桃干就做好了,无论待客还是作零食都极好。

 若是春天呢,则是全然不同的。我们会带些零嘴儿,到桃林去赏花。那云蒸霞蔚,春光和煦,桃花自顾自娇艳地绽开着,像晚霞落了地,全然的摄人心魄。风拂过,花瓣便洋洋洒洒落了一地,如轻羽般附在人身上,或落几片到盛酒的白瓷碗里,总之是春色满园,惹人喜爱。

 外婆的桃林总是葱笼的,春华秋实,富有生机。

 但国庆我去外婆家玩,桃树却掉了许多叶子,唯有枝丫光秃秃地向上伸着。外婆要我搀着她再去看一看外公。可这时她已病痛缠身,行动不便了,只能抚摸着那冰凉的墓碑,抚一抚那一起种下的桃树。苍老而皱纹遍布的枯瘦的手,慈爱不舍地放在同样苍老粗糙的树干上。岁月如歌啊,当初一同栽下的桃树,原也是替外公陪伴着外婆度过这漫漫十年。  

 光阴忽已暮,外婆和桃树都老了。

 可记忆是不会老去的,我仍爱着她们,如同外婆爱着那桃林一样。

19级初教(14)班 吴怡

 

请让我慢下来

——读《请让我慢下来》诗有感

 

“万物运动,请让我慢下来。”

 仔细想想,你有多久没有认真地安静下来去感受那生命中的美好?前几天,新学了一首诗,是诗人海桑的《请让我慢下来》,忽觉感受颇深。

 我们每天奔波在教室、宿舍与食堂三点之间,似乎习惯了这样“忙碌”的生活。伴随着清晨六点的闹铃,我们在早操的广播声中开始了新的一天。接着是早餐、中餐、晚餐,在一日三餐中感受着时间的流逝,然后在晚检后的关门声中结束了一天。这样看起来,并没有那么忙碌,但时间却在你的手指轻敲键盘时悄悄溜走了……不经意间,你会发现日子一天天过去,但是心里总是空荡荡的不舒服,却不知心中到底缺失了什么。

 你是否完整地听过一遍校园广播?在学校的某个地方,什么也不做,安安静静地坐下来认真听着,听着。在缓缓的微风中倾听天气预报、校园日报、国家大事、英文阅读、诗歌朗诵等,去做一个聆听者。你是否会在晚自习结束后在返回宿舍的路上放慢脚步仰望头顶的那轮明月?皎洁的月光轻撒在那一条条小道上,你会感觉到眼前顿时明亮起来。你是否在看似忙碌的学习与生活中找不到方向,在网络游戏里越陷越深,渐渐丧失自己的初心?浮躁不安,放纵不羁,甚至在休息时间里只想到用游戏掩盖自己内心的空虚,在手机中苟且偷安……这样的日子慢慢过去,在未来的某一天你突然觉醒时,或许为时已晚。

 试着,让自己慢下来,在喧嚣的生活中保持内心的平静。有人曾说过,想做一棵大树。是的,我也想要成为一棵大树,宠辱不惊,安分守己。不去计较生命中的美与丑,好与坏,只愿在喧嚣中感受安静,在安静中看淡喧嚣。当我站在窗前,伸手去触摸眼前的玻璃,是冰冷的触感。透过玻璃看向窗外,微风轻拂着花草树木,似有若无的动静让我觉得很舒心。草丛中时不时传来虫鸣,也不会让人感觉烦躁,只因此刻内心的宁静,甚至让人感觉那虫鸣似是一首悠扬的小曲,不断地撩拨你的心弦,引导你与它共鸣。

 海桑先生的诗中说:“不喜那万紫千红,只愿做黑与白,在心中留着一片荒地。”也许就是这么个意思吧……我们总觉得自己很忙,可是却连自己忙在何处也不知。虚无的忙碌会使人感到内心的不安,而我们,也是时候该放慢身心,真正的让自己的学习与生活变的充实而愉悦。仔细想想,你有多久没有认真安静下来去感受那生命中的美好?你有多久没有让自己去静悟世间的黑与白?你又有多久没有认真地去听一听有趣的校园广播?时间飞逝,只有那泥土还始终静默着。

 “尘世纷扰,我愿意安静一些。”

 你是否也愿意,和我一起,慢下来……

19级初教(2)班 肖敏

 

琐碎

夜里没有灯,星星在发光

生冷的空气将时间凝固,停滞不前

行人向西而行

每行一步,便多一时

他的背被压得很低,

贴近地平线,但仍在向前

星星将自己熄灭,掉落到人间

变成一地细碎的光

行人将光粒拾进口袋

他抬头,看见铺天盖地的,

向他涌来的星光

 

18级初教(8)班 王蔷

 

四点的凌晨

     无论喜悲,我总爱抬头望天,仿佛在那寻找某种感觉。

——题记

 前几天国庆回来,我躺在床上总是睡不着,尽管我一直提醒自己明天有舞蹈课,一定要睡着,头脑却还是一直保持清醒。迷迷糊糊挨到了半夜,实在不想躺着,便摸黑拿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着“4:06”。我小心地爬下床,来到窗边,对面一片黑,往下看,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下面的树丛,此时天边的月亮已经爬得很高,望着那轮月亮,我心里觉得特别感慨,思绪也莫名被牵到以前。想想,我似乎曾两次看过四点左右的夜,这是第三次了……

 第一次。

 那是2015年8月25日,这个日期我一辈子也不会忘掉——爷爷的忌日。之所以忘不了,大概也因为我眼睁睁地看着爷爷不再呼吸,然后带着疑惑、害怕以及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安慰解释,把手颤颤巍巍地放在爷爷鼻子前,我渴望找到那丝热气,可我甚至感受不到他的体温。  

 爷爷他走得很安详——他只是从沉重的呼吸到没有而已,他只是安静地睡觉而已。那次我一个晚上没有睡,眼睛里是流不尽的泪水,一闭眼,满脑子都是爷爷慈祥的笑容,我能做的是——一次又一次地告诉自己那是梦。熬到凌晨四点,我的眼睛已经哭肿了,我想吹吹风,便去了顶楼。上了楼,所有的一切都很安静,连聒噪的夏虫也不鸣叫了,它们睡着了,其他人也睡了,除了我。那一次的天很暗,只有月亮的微光,如果我没有带手电筒,我会觉得自己在世界尽头。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四点的天空,很暗,很痛苦。

 第二次。

 在某一个冬天的晚上,我已经记不清日期了,能记起来的只有那份寒冷和姐姐火红的嫁衣。在那个清晨,姐姐不再是我的姐姐了,她嫁人了,那个比我大七岁却替我扛了很多的大姑娘嫁人了,她真的嫁人了……

 “姐姐,你这么要强,以后没人要怎么办?”

 “那姐姐就可以一辈子和囡囡呆在一起啦。”

 “好啊好啊!那姐姐一辈子不可以结婚,我们拉钩!”

 “好!”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变了就是小狗、猪八戒!盖章。”

 姐姐嫁得远,因为那边的习俗,她要早点去,故四点多就起床坐车走了,走的时候在我枕头旁放了两百块。她很小心,小心地开门,小心地放钱,小心地为我盖好被子,小心地关门,她怕吵醒我。但她不知道的是,那时我早醒了,我在装睡,我害怕告别,我害怕我会哭。姐姐离开后,我立马爬起来,跑到窗户边,看见的是白色灯光照耀下鲜红的嫁衣,红得刺痛我的眼。探身抬头望着天空,星星月亮都没有上班,或许,它们也和我一般不愿看着姐姐离去。第二次看这片天,很朦胧,很冷,很想哭。

 凌晨四点,是属于失眠者和离别者的。

18级学大(2)班 曾丽琼

 

 

雨雷

 如果三三两两的行人不仔细看的话,是不会注意到这个贴着黑暗匆匆而行的人的。

 今天的天气不太好,上午的毒日头被下午铺天盖地而来的乌云遮得严严实实,不透一丝缝隙。阴风愈吹愈大,把街头的细沙碎石,还有遗弃在地的塑料袋当口哨吹,风声卷过,一片飞沙走石。昏沉的厚乌云笼罩着这混混沌沌的人间,叫人沉重得喘不了气。

 自然也不能叫他喘气。的确,他已经完全喘不了气了。一口气从七八层的烂尾楼冲下来,还跑了这么久,已经耗费了他许多气力。他那口袋里的水果刀随着他身体的摆动差点被甩出来。

 口袋还是藏不住刀子。他抽出还带着淡淡血迹的刀子。刀刃中显现出他狼狈不堪的样子。他那干燥的嘴唇,布满血丝和惊恐的双眼,他扭曲的表情甚至把自己吓一跳。他急忙抽出另一口袋中的刀鞘,把刀插入刀鞘,塞进衣袖。

 风还没停,乌云也没散去。不出意料会下一场暴雨。离他的出租屋还有一段距离。他或许不想回去?他压低了快被风吹走的帽子,紧张地瞧了瞧四周。

 他完全没必要担心,路上的都是想匆忙赶回家的学生党、上班族。没有谁会特地停下来注意他。他却不这么认为,他觉得但凡是不经意间瞥了他一眼的人,都在用眼神咀嚼着自己,盼望着能从自己那儿尝出点什么来。

 这里不安全。或者说从他关上烂尾楼的那一间房间起,从他拿上刀关上自己出租房的那一刻起,他就不安全了。

 心中的那团火由不得他自己作主,他只能坐等被这团火烧死。如今火已燃尽,空留这具在街道徘徊的躯壳,没有心的行尸。

 雨伴随着雷声下了起来,豆大的雨滴打在他帽子和衣服上。雷声极有规律——“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不然像只狗一样死去?”

 “你现在这种样子,比狗还不堪,为什么不打开钱包看一下里面有多少钱?”

 他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即使他知道自己是错的,但他不承认只是自己做错了。他像极了《罪与罚》中的主人公,主人公杀了人,但他不认为是自己错了。“我只是杀了一只社会的虱子,她吸人的血。我是为民除害吧?拿破仑长剑所指的地方,伏尸百万。拿破仑错了?一个英雄的崛起是踩在多少人的尸骨上?我可能是拿破仑式的人物,或许只是单单为了钱。那又如何,我还没打开钱包,我杀了社会的寄生虫!”

 主人公有一套令自己信服的杀人理论。可他呢?他拿出钱包,却迟迟不敢打开。

 “我不是英雄,我只是为了钱。”他这么安慰自己。他的手刚想拉开钱包拉链,一道闪电从自己面前闪过,紧接着一阵雷声炸开,像在他自己心中炸开似的。他的心脏受了重重的一击,钱包也从他手中脱落。

 他迟迟不敢去捡。他在怕,怕闪电?未必。雷声?可能。那个问题又困惑着他——为什么要拿那把恰巧从案板掉落的刀?为什么要推开那陌生的门?为什么要把刀捅进陌生人的身体?

 钱?“我有罪,我只是为了钱!”他为自己不能找到别的借口而懊恼害怕。钱包被雨淋湿了。他并未注意,他蹲在地上,摘掉帽子,任雨淋湿。天空的两道闪电交织在一起,发出了一阵更为沉重的响声。那声响震动他的耳膜,他的心。雷声过后,天空发出雷的余声,像阵阵叹息。

 雨并未停息,街上没人了。他实在受不了来自雷声闪电的诘问,受不了内心的折磨。“我有罪,我不是带着理由杀人的,我只是为了钱!我不是英雄,他不是虱子,我才是。”

 又一阵雷过,像是嘲笑,像是威胁,更像是劝导。他茫然地看着天空,又看了看湿漉漉的钱包,他捡了起来。

 他没有打开钱包,他抽出刀,丢到地上。又拿出手机,拨通了那个熟悉的号码……

 不响雷了,乌云也散了,雨终于停了。

 

18级初教(1)班 李晖

 

花录

我在这条巷子的转角处开了间花店,花店后面是我那个开满鲜花的院子。

 院子里有什么花我就摆放什么花,数量不算多,但每一天都不尽相同。我希望遇见这些花的人都能够拥有一个美好的心情,也能和我一样真正地喜欢它们。

 院子里种满了鲜花,我的先生就成了这院子里的花匠,每天代我细心照料着它们。他是个温柔的人,他总是笑盈盈地望着这满院的花儿。我喜欢空闲的时候在院子里坐坐,看着我的先生,和他一块沉浸在这满院花香中。

 先生喜爱海棠,便在院子中栽了棵海棠树;当初我说种樱花,先生嫌它过于多情,不如海棠般明媚温暖。我说樱花开花像雪,飘飘洒洒;他说海棠花开得绚烂,像黄昏的晚霞温柔动人。我笑笑不置可否,如今又到了海棠花开满树的季节,带来这满院的繁花锦簇。先生喜欢浇完花后坐在树下看看报纸,我更喜欢安静地待在他身边。天渐渐转凉,我要开始给他织条围巾了。

 黄昏时分,先生正在院子里修剪花木。我更喜欢待在厨房,煲汤熬粥,这是个漫长却很美好的过程。虽然先生的厨艺比我好,但我享受这个过程。等香味阵阵飘出,我总喜欢缠着先生让他猜猜是什么。做饭是件美好的事情,简简单单的食材烹饪出各种各样的味道。每到傍晚家家户户升起的袅袅炊烟,那定是家的味道。我喜欢将厨房收拾得干净整齐,我喜欢买来各种食材将冰箱填满的感觉,我喜欢为他煲汤熬粥……院子不大,我喜欢让它盛满家的味道。

 先生每次都会笑话我幼稚,可还是会为我系上围裙,在我身边给我打下手。晚饭过后,我们必要去院子里坐一坐的,大片大片的晚霞令人着迷。有时候我想,如果时间可以一直静止该多好,可惜时间它没有说话,只有墙上的挂钟在“嘀嗒嘀嗒”依旧沉稳地走着。

 媚红的晚霞终究只是留给我一个娇艳的黄昏。残阳褪去,夜色朦胧,皎洁的月光给这世界拢了层白纱,覆盖了我这满院的花儿。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我看着我的先生,先生看着这满院的花儿,我们都没有说话,天终于还是有些凉了。

 晚上,一阵又一阵的疼痛席卷我的全身,就如刀绞般刺疼,我的额头早已迸沁着大颗的汗珠,我紧紧地攥紧拳头,不敢惊扰到身旁的先生。又是一宿未眠,清晨时刻,我拢好头发强撑笑脸换上了我最喜欢的连衣裙,我小心翼翼地拉平那些褶子。精心收拾了一番,尽力遮掩着我脸上的苍白憔悴。先生帮我扎好了头发,我幽幽开口说:“最后再推我出去一次吧,我想去看看那院子里的花!”先生望了我许久,最后点了头算是默许。“等着我!”他说完便离开了。

 先生再出来时,已经换上了我们结婚时的那套西服,脖子上围着那条还未织好的围巾。我的心底泛过一阵酸楚,脸上依然挂着笑打趣道:“哪有西服配围巾的。”眼泪却早已不听话地跑了出来。他温柔地替我拭去眼泪,把我抱上轮椅……

 院子里的花开得正当灿烂,连阳光都明媚不少。阳光烘烤在身上暖洋洋的,先生拿出相机说:“我给你和这满院的花儿合个影吧……”

17级学大(1)班 林丽萍

 

 

Copyright©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招生热线:0796-8263702,邮箱:jasfzjc@126.com

版权所有:大奖888游戏官方网站

京ICP备150002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