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English

青杏文学报2019年10月28日之精选稿件

作者: 时间:2019-10-28 点击数:

一轮弯月

明媚阳光下,青山如黛,溪水“哗哗”绵延。

我蹲在朋友家的荷花池边跟朋友诉说着近来的小情绪,远处是不甚清晰的电线杆和停而欲飞的飞禽,手下撩拨的是水葫芦紫色的、细小的花朵儿和凋谢得花瓣不全的荷花。时间一点一滴过去,积压的小情绪在话语中慢慢消散。

夜色渐浓,朋友履行答应我小聚的承诺,和我一起回家去赏今晚的月亮。夜里的山间似围城,由万家星星之火携一轮弯月,装饰了这无边无际的黑幕。

很多很多的时候,我都喜欢黑夜,只有黑夜能够给我无边的想象,而月亮和星星就像是灵光一闪的智慧,令我向往。

“外面那么黑,你们在干什么啊?快回来吃饭!”父亲似乎看不惯我和朋友回来没多久就在门口蹲半天的行为。

我们撑起有些麻的身体,“好,这就去吃饭了,”转身进了房子,将门落了锁。

今夜家里因为我朋友的到来,可谓是格外的热闹,而且父亲和母亲对她也很是热情。我们不停地说着生活中的小事,期间我反驳了一次父亲,因为父亲就像是查户口一样地问着我朋友的亲戚,母亲也不赞同父亲的行为,她认为小孩子不知道那些,而父亲的行为在她眼里就是为难。反观我的朋友却不甚在意,一直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可能她知道父亲只是比较八卦,所以愿意去满足父亲的好奇心。

我们聊到了我们先前在门口看到的月亮,我告诉他,“今天是初六,天上的月亮很弯很弯,真的就如月牙的说法一样,非常好看!”我的朋友也在一旁点点头。

“你们真是闲着,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认真看过月亮了,”母亲听着我们说的话笑了。

父亲沉思了一下,“月亮挺好,就是不会自己发光,不过呀,它会反射太阳的光也是独一无二了!”

父亲貌似充满智慧的话让我们齐齐笑了……

我和朋友躺在床上,耳旁是来不及随着夏天而去的蝉鸣,地板上是弯月跳进来留下的光辉。

朋友是县一中高三的在读生,学文。我好奇心作祟,压低声音偷偷问朋友:“两年时间过得真的好快,明明前一刻你还在幻想着高中生活,然而现在已经即将面临着人生的抉择,你,想好了吗?”

时钟滴滴答答地走着,房间陷入了沉寂。

不久,她的声音突兀在这沉寂里,“梦想建立在现有条件上,而我还不够,我希望我能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完成自己的期望,而最终我希望我能成为一个月亮一般的人,在黑夜里发着我的光芒……”

成为月亮一般的人,那是多么的美好,“你一定可以的!”

“是呀,我可以的!”

……

不知道何时落的灯,只记得说着说着,不知何时,我们头一歪坠入了梦乡。

期待下次明丽明月下的再次相遇,期望那时应是期望终成,你我皆是更好的人。

17级初教(7)班 张燕燕

 

惟愿此景永长存

“过眼年华,动人幽意,相逢几番春换。”

是什么时候,我们又送走了一个夏天呢,如此的无声无息。

闲走在阳光的阴翳下,天气依旧晴朗,蓝得梦幻,遥远,宁静,带点小心翼翼的安祥,正在沉睡。愈是这样子,夏天便愈加遥远,日历在漫不经意间一页一页地翻去。

看到新生军训的模样,不由得感慨当年军训的我,但过去终归过去,也只能将这残影留存心中,感受余温的美好。

在这样的秋天里,或许有那么一两个多愁善感的女孩仍心存秋天的事,“人比黄花瘦”。还有春天,“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一个人孤独寂寞之时,总不免想写点东西来抒发一下内心感慨。这时,用柔弱的心灵去歌唱,在跳跃的阳光下涂鸦。释然,化为纯粹;纯粹,化为小确幸。

我不会的东西很多,但我很高兴有很多人会。就像我不会飞,但我很高兴鸟会飞。谢谢那些耀眼夺目的人点亮了这个暗淡的世界,让我知道这个世界有多么美好。

人一出生就是为了追求属于自己的温暖,总觉得,有阳光的地方就不会有阴霾。因而我珍惜每一个晴朗的日子,爱着每一寸光阴,当有了阳光的播种来浇灌贫瘠的心田,也会生出爱与慈悲。

一首诗写道:“一天很短,短得来不及细品初春殷红窦绿就要打点素裹秋霜。一生很短,短得来不及享用美好年华就已经身处迟暮。”

韶华易逝,我们总是领悟得太晚,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放眼当下,珍惜眼前人,便是苏醒成长的历程。

云水天涯,在这珍贵的世间,带上自己的小确幸,照亮心底的迷茫,你来是这里,你去还是在这里,一朵花开到哪里都是芬芳。

展信安,愿你付出甘之如饴,所得归于喜欢,不染纤尘,素心温暖,不甘平庸,是你。

“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捧一手暖阳,予一份祝福致以这逝去的夏天。

18级初教(9)班 罗嘉琪

 

成为彼此的光

一直以来我都习惯于将别人当成光,在遇到事情时我总是去倾诉。可能是我运气太好,倾听我的话的人总是很乐意为我解答,并且在我心情平静后为我指明方向。

码下这些文字时已是十月,对于之前的九月我只能用多灾多难来形容。期待很久的招新平淡结束,小孩好心准备的惊喜被人恶意曲解,我的心态也受到舆论的影响,在处理事情上变得力不从心。种种负面情绪把我拽下水,溺水一般的窒息感纠缠了我很长一段时间。尽管那个时候的自己表现出来的是强颜欢笑,在面对同学和好友的时候也都是乐观开朗,但真正的想法却只有自己心里清楚,现在的自己,到底是如何的模样。

心态崩溃是在周一的晚上,我绝望地向圈内好友说,我可能无法履行我的承诺好好照顾自己了。她是个很温柔的姐姐,她很认真地询问了我前因后果,在了解全部过程后给予我鼓励,我现在还记得她给我的话:“愿你忠于自己,活得认真,笑得放肆。”

我的心情渐渐变得平静,跟她表达我的感谢,我很认真地说,“谢谢你,我会好好地调节自己。”即使有些事情还没有得到彻彻底底的解决,但是她对我说的话,就像是一道明亮的光,我突然看到了方向。

说是巧合也不为过,在与圈子里的姐姐结束谈话后,次日我便收到了邀了很久但没有结果的稿子,同日下午得到了一个对我来说很是惊喜的消息。

晚上走在路上,突然间起风了,风吹开云层,我看见藏在云后的月亮,在我看来它很是明亮。我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在说,还好,我熬过来了。事情似乎在慢慢变好,官方在当天晚上出来辟谣,小孩的正面话题被刷上世趋。

所有的事情在二十一号的晚上结束。我码了很长一段文字感谢我的倾听者。我有一个很久没能得到答案的疑惑在当天被解答,疑惑大致如下:为什么有很多人愿意给素不相识的另一个人温暖?明明我们从未在现实生活里相见。但是现在我明白了——在追逐光的路上,每个人都是彼此的光。追逐光的人们,都是彼此的光,他们互相给予彼此最好的温暖。

我记得关于感谢的话语也有在自己身上听到,几天前一个孩子在跟我谈心的过程中,向我倾述她一直在听从别人的话,在成为别人眼里的好孩子,她感觉很累,想改变这种现状,但是又怕在改变后得不到大家的喜欢,她在忧虑。

在这里,我暂且称呼她为小陈,我和小陈是在五月份认识的,她的年龄还很小,是零八年的孩子,我们有着相同的爱好,所以我们很聊得来。记得我刚得知她年龄的时候我吓了一跳,一边感叹于圈子的低龄化,一边想着之前开导我的那个姐姐在得知我的年龄后是否也是这样的想法。

小陈很懂礼貌,对什么事情都是很乖地顺从,印象里没有过不满和怨言,但就在几天前,小陈和朋友发生了口角,她很难受,并开始反思,她觉得自己之前太过于逆来受顺,导致现在提出一点想法都会被否决。

她难过地问我,是不是因为她是最小的孩子,所以没有可以讲话的权利?她想遵从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想像南俊说得一样,成为真正的自己。

我在屏幕另一边沉默了,小陈的身上承受了很多不快乐的东西,我认为她这个年纪的孩子还是做自己喜欢的事会比较妥当。想起我家那不懂事的弟弟,明明和小陈年龄相仿,却天天活得没心没肺,便觉得有些唏嘘。

想到这里,我认真地对她说,“小陈,我希望你可以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不去一味地苟合别人的想法,你是我认识的孩子里最优秀的,你可以做得更好,我支持你的想法。”

过了很久,我看到消息栏亮了一下,是小陈,她回复我说,谢谢你,我可以做更好的自己,末尾是个紫色的爱心。

我看到这句话时心情十分雀跃,因为紫色意义特殊,感谢她对我的信任。我回复了她一个憨憨的笑脸,告诉她要加油。

关上手机,心里某处地方柔软下来,我想,原来自己也可以当一名倾听者,原来我的一些话语也可以给别人带去一丝明媚。

现在看来,我之前得出的感悟还是有大部分是正确的。在追逐光的道路上,每个人都是彼此的光,我们互相温暖,互相给予彼此快乐,互相做对方生命中的那一缕光芒。

非常荣幸,我可以成为你的光。

18级初教(8)班 王蔷

 

秋 念

九月末的阳光明媚,告别了夏日的绚烂白昼,清风裹挟着清淡的花香,草木浓密的阴影投落初秋的清凉信号。

我又跑到琴房中来练琴了。手指在黑白琴键上反复跳跃,弹得累了,我扭了扭脖子,向窗外望去。琴房是靠着围栏这一边的,初秋给浓绿的树又染上一层红色,阳光从窗外照进来,细微的尘埃在空中飞舞。风扇“呼啦,呼啦”地吹着,空气中散逸着慵懒静谧的味道。

也许是突然开窍了吧,这个学期以来,我比之前勤快了不少。妈妈打来电话,说来说去也还是那几句,除了关心我的身体,便是叮嘱我好好学习。她最常对我说的话就是“只要是为了学习,你们要多少钱都没问题”。从小,她对我们姐弟三人的学习都极其重视。

据说,妈妈小时候成绩很好,但那时候家里只能供一个人读书,妈妈又是老大,最终只有身为老幺又是男生的舅舅读了书。妈妈虽然不怨,但她太清楚没有文化的人的生活有多苦了,她是绝不愿意我们也去过她那种苦日子的。

弟弟出生不久后,爸爸便外出打工了,每年只有过年才回家。妈妈为了照顾我们姐弟几个,留在了家里。她在家种了十几亩田,种了不少菜,又养了鸡鸭牛,还要照顾我们三个,十里八乡认识妈妈的人都要感叹一句:她真的是太能干了,即使如此,她从来没有向我们喊过苦、叫过累。

现在想来,我实在难以想象她是怎样熬过那些年的,因为她也从不曾说过自己的辛苦。后来,爸爸病倒无法再在外面打工,回了家,妈妈就去了厂里上班,她那份工作要上夜班,本来身体就被累得一身病痛的她还要日夜颠倒,甚至为了几十元的全勤奖,即使生病受伤了也不肯在家休息,春耕秋收时节,她周末回家还要抢着去干些重活累活,再后来,姐姐毕业了,家里的负担轻松了许多,可她好像不知休息为何物,上完班回家依旧忙得团团转,像个永不停歇的陀螺。

我不止一次对她说过:“等我也毕业工作了,老妈你就别上班了,回家享清福吧。”妈妈笑得很开心,但却没有答应,她说她要做到退休再回家。爸爸在旁边说:“她是想累死自己,给她儿子攒一套房子。”

我确实很生气,倒不是觉得她偏心。“可怜天下父母心”,弟弟从小就最不让她省心,她为弟弟考虑这些我并不生气,我只是气她总是把自己放在最后,不照顾好自己。但我也知道,是她从前生活的时代以及她受到的教育使她如今思想中形成的一些腐朽。她常年都待在村子里,几乎没有外出过,这几年在外打工的所见所闻根本不可能抵得过几十年根深蒂固的思想,我没法怪她。

钢琴上摆着泡着茶叶的蓝色盖子茶杯,充满了养生的味道。我拧开盖子,抿了一口茶水。我当然相信知识改变命运,所以,我相信现在的努力,总有一天会有所回报。那时,我就该去教一教忙碌了大半生的父母学会享受生活了。

17级初教(7)班 晚吟

 

我和我的半座城

一个人心甘情愿守护的,要么是挚爱的人,要么是责无旁贷的事。

1987年春,我带着老伴坐上了平生第一次火车,迷迷糊糊,满怀欣喜地遇见了你。还记得刚下车的模样,老伴紧紧地抓住我的手,生怕在偌大的城里与我走丢。而我望见这人山人海也慌了神,用沾满乡音的普通话勉强问到了路,然后木讷地坐着公交车绕了大半座城才找到一间相对便宜且符合心意的房,我们就这样潦草地落了脚。那时的天黑得很快,透过狭小的窗,我见到了被霓虹灯点亮的城,绚丽的光湮没了星,从未看过这般壮美的景象。

换上橘黄色的工作服,趁着太阳还没迈过地平线,黎明微凉的人流,拿起工具,熟练地踏着三轮上了路,他们好像管这个叫上班。幸得房东帮助,我有了份足以糊口的工作,包揽了半座城,终日游走在城里的每个角落,微笑面对每位过路人。

某场突如其来的雨,打乱了和谐的旋律,雨点落在柏油马路上,激起一阵唏嘘声,小贩们迅速收拾好东西,撤了。我推着垃圾车走在坡路上,有些吃力,湿透的衣服紧贴着皮肤,丝丝冰冷沁入神经,不禁打了个寒颤。快了,做完这些就可以回家了……蓦地,身旁多了把伞,目光随去,是位十来岁的小女孩。顿时暖意四起,她陪我走过颠簸的路段,待我完成工作,转身欲道谢,她已跑远,我只清楚地看见,她滴水的发稍。突然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找到了熟悉的感觉,不亚于小山村里清澈的泉。

我所扮演的角色,二十年来如旧。在冷暖里窥探我的半座城,是件日久天长,值得坚持的事。

“老刘,来,你的两个煎饼。”随之递来的还有一杯冒腾着热气的豆浆。

“今天周年庆,买煎饼送豆浆。”这是楼下早餐店的老板,我的第一个本地朋友,他家刚出锅的煎饼伴我度过了每个或雨或晴的晨。其实根本不存在周年庆,那句话在一年内我已听过数遍。我深知没有权利推辞,于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带着感动收下这份接纳。

“老刘,来一局,好久没下了。”

“好啊,不过说好今天不悔棋。”一个爱下棋的老大爷。有次扫大街的时候,碰上正在下棋的他,站在他旁边停留了片刻。我本不懂棋,但与他对弈久了,发现下棋的人不一定有多爱棋,而是自己活得像一盘棋。我甘愿为卒,虽不显眼,但在角落里做得本分,我的位置就是不可替代。

刮风,下雪……只要我的半座城需要我,我就在。二十载光阴如梭穿过,我见证了城的潮起潮落,繁花似锦。这用一点一滴的温暖净化的城,我愿意像热爱生活一样,去热爱她。

我和我的半座城,在人生的转角处遇见,回想起来,我也不清楚那天为什么会坐上火车,可能,一切都是冥冥中注定的吧!

17级初教(2)班 魏琼

 

向暖花开

曾经有很多人问我,在自己的定义里,自己是一个怎么样的存在。

很多次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回想起这个问题,忽然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在水里却不会游泳的人,为了逃避现实,只能屏住呼吸藏在水底,想要出来却无法找到适合的理由,只能存留着最后一口呼吸。

可能,在这错综复杂的慌张世界里,我习惯用审判的目光,去看待自己和其他人所做的一切。即使总是躲着忧伤纷扰的嘈杂人世,即使看不懂简单的是非对错,即使知道世事无常,也还是会在某一安静的时刻,一个人在这城市天空的阴霾下,突然悲伤到不能自已。

我看惯了庭前的花开花落,天上的云卷云舒。对于一些离开,我从来都不会挽留,也不懂挽留。因为我明白,那一句对不起,无论是谁说,都只会平添一份屈打成招的无奈,除此之外,什么也不会改变。

就在我很小心翼翼地努力生活的时候,一个好友终于和我说,跟你做朋友实在是太累了,我们分手吧,就这样了。那也是我第一次知道,原来分手这个词还可以用来形容友情。我只能强忍着还在眼眶打转的泪,紧咬嘴唇,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甩出一句“噢”,然后迅速退出QQ,让所有的始料不及以这样的结局告终。

除了处理情感这种事,每每在路上逢人也是如此。强作微笑好像太过虚伪,落荒而逃又显得不够礼貌,视若无睹又被当成高冷。每每这样不知所措的时候,要么就迅速地向对面迎来的人抛出一个夸张的笑,心虚地逃离现场;要么木讷地低下头,扭头就走,然后以这样狼狈的方式结束一场碰面。

我自己敏感得像个人格分裂,也常常把别人弄得猝不及防。或许像我这种活在现实喧嚣中的人,根本做不到心如止水,从始至终,一直都是。

常常在深夜的时候翻来覆去睡不着,偶尔,会有一刹那,目光落在窗台上被遗忘的一盆仙人掌。布满灰尘和蜘蛛网的角落里,天生敏感的尖刺上,却恰恰生着白色灵动的花苞。某一刻,我仿佛看见那渺无人烟的大漠之中,在贫瘠的荒凉之地,仙人掌花开得明媚,也朵朵渗透着无人知晓的寂寞……

可能所有人都只知道,仙人掌那层坚锐的外表有多么让人难以接近。可是只有无止息吹过的风,和无边无际的荒凉才会知道,那伤人的尖刺之下,脆弱得有多不堪一击。或许这才是仙人掌长刺的原因吧,封闭式的自我保护,但却同样让所有想要靠近的心被伤害得鲜血淋漓。

有时候总会觉得自己很像那一株仙人掌,同样的敏感,同样的脆弱,同样的活得那么辛苦,同样习惯了孤独,所以不愿被触碰到最柔软的内心,所以长满伤人的“刺”……但无论是存在,还是生活,都需要有一个足够坚强的理由,都需要努力去承受生命所能承受的一切幸与不幸。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里,努力做个在时光里慢慢盛开的人,历经世俗和凌厉之后,内心依然平静向暖。

他们说,因为仙人掌带刺,所以没有人愿将它放在掌心。

但或许有一天,等到它历尽生活的劫数后,开花的那一刻,惊艳的灿烂终会覆盖那些被刺痛的痕迹……

17级初教(12)班 刘倩宇

 

 

Copyright©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招生热线:0796-8263702,邮箱:jasfzjc@126.com

版权所有:大奖888游戏官方网站

京ICP备150002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