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English

青杏文学报2019年10月8日之精选稿件

作者: 时间:2019-10-08 点击数:

一池流水

在雨后

流淌的是一种童年植下的源头

石入中心

阵阵涟漪惊醒我的困境

流进心底

 

我相信

缘分会寻找故人

涓涓叮咚声在山谷回响

不似芦笙唢呐的热烈

亦无古筝玉笛的悠扬

但停留过

漫漫汇聚一洼

捧在指间滑落

皆是为我承载喜怒哀乐的倒影。

 

干涸的缘分

只是泡影的徒劳

终会印染存留

那一池流水

18级初教(7)班 雨灯

 

阳光细碎的日子

傍晚结束一天的工作准备回家,看到打卡机旁的冷藏柜里放着一排排整齐的汽水,瓶身因在柜门开关间接触到外面的空气而蒙上一层水雾,突然间有些恍惚,好像回到了很早之前。

那个喜欢喝汽水,笑容肆无忌惮的时候,姑且把它称为“阳光细碎的日子”吧。在这段日子里,我最深的印象便是透过树叶空隙撒下的细碎斑驳的日光,还有二氧化碳在口腔里碰撞的感觉。这段时间可以算是我很喜欢的日子。

我有明确的喜好,我喜欢喝橙子汽水,喜欢吃菠萝汽水味的糖,喜欢柠檬味道的牙膏,喜欢插着耳机骑单车穿过傍晚五点的街道,MP3里缓缓流淌清脆的嗓音,那是一天中最惬意的时候。现在我在码字的同时,脑海里浮现出那个场景也是忍不住嘴角上扬,那个衣袂飞扬、义无反顾的年纪,只存留在一七年的夏天里了。

慢慢的,有很多最喜欢的东西突然变得不喜欢了。记得早些时候,我每年寒暑假都要去一次小姑家,我很喜欢她们家的哥哥姐姐,我觉得他们家的相处氛围很幽默,便总是赖着不走。后来长大了,学会了察言观色,便不再喜欢往别人家跑,再加上外出读书难得回来一次,便只想安心在家待着。

最近泪点突然变得很低,听到一首歌看到一句话就会莫名鼻子一酸,然后便是止不住的眼泪。可能是太过于敏感,有的话无法说出口,遇到一些事情也只能自己憋在心里,靠着强大的自我疗养功能去解决。

很多时候我都在怀念之前的自己,那个涉世未深、肆无忌惮的自己,不会因为一些细小事物而改变自己心情的自己。于是我终日活在回忆里,每遇到新的事物,都会暗自和旧事物进行比较,到头来落得自己满是遗憾。时间在往前走,我却在向后看。

在超市兼职的时候认识一位很好的阿姨。有天我在感叹生活不易,很想回到过去,阿姨听到后很认真地对我说:“你真的很想回到过去吗?你怀念的是过去的日子还是过去的时光给你的那种感觉?我觉得你需要好好思考一下。”

那天晚上我想了很多,我认为自己是后者。我很喜欢一七年的夏天,喜欢溢着橙子汽水味道的街道。要是现在再问我是否想回到那个时候,我应该会说,不必了,我现在过得挺好的。

生活总要向前,过去的,那个阳光细碎的日子,就让它留在一七年的夏天吧。

18级初教(8)班 王蔷

 

菡萏语

说与儿童须摘尽,莫留馀叶引秋声。

——《枯荷》

无意中刷到许先生微博,微博中图片里画面是生机凋敝垂头丧气的大片荷塘。诗人说,荷花是夏天的殉情人。我其实相信万物皆有灵。荷是夏的精魄,夏是荷的躯壳。站在这个角度去想,当夏意去了,哀莫大于心死,这时的荷花存或者不存,那之间又有什么区别的意义呢?

荷花最好的盛放之期在于夏,最好的地点我认为是杭州西湖,惊艳于柳三变的“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暂不提秋天的桂香,单是“十里”这个词就足矣表述出柳七对于杭州西湖的沉醉。世人提到“十里”,最常想到的一个词是“十里红妆”。“十里红妆”是古代人家嫁娶时的最高聘礼,一条街,从街头到巷尾尽是艳红,而如若天公作美,又配上漫天的红云碧霞,烟火炮仗响个不停,那该是人间的绝色了。只是,“红妆”多是人为因素,是工匠们用各类花草染料将丝绸布匹制成的艳红;但荷花不是。荷花本就是大自然的女儿,配以天时地利人和有了好的繁衍条件,这才有了十里的荷花。

每读到这句时总会被惊艳,我很长一段时间从未见过荷花群,也无法想象,该是怎样的风景才会让柳七这样不吝笔墨地立下豪言。直至受好友之邀,去杭州小住,那时刚好是暑假,还没进公园,扑面而来的便是浓郁的荷香。进入西湖公园,在盛夏的阳光照射下的,是望不到止境的粉色。不,不是粉色,那时正是荷花最好的花期,而它们的颜色,细看其实是粉中含着淡紫。此时终于对柳七那句诗有了切身的感受,不是吹嘘,不是追捧,而是诗人在看到大片荷花群后,穷尽笔墨能找到的最好字眼。

许先生那条微博下,热评第一的评论区里显示着“秋荫不过霜飞晚,留得残荷听雨声。”看到的时候其实不很意外,因为这句话和我看到图片后内心的答案如出一辙。诗句是改自李义山笔下,但第一次看却是在《红楼梦》中,那一段的情节大意是:众人在船上游玩赏景时看见一处枯荷,宝玉说要把这些拔去时,黛玉说她素不喜李义山的诗风,但却爱极了这诗,“偏此时你们又不留这残荷了。”原诗写的是“枯荷”,所被寄予的是写诗人欲见故人而不得的失落;但用在大观园中让我感觉到的却是世事尘寰的不定。

黛玉好像对美好事物的零落独有一番见解。

园子里的花一片片地谢了,落了一地的花瓣,常人看见后大多见怪不怪,拿了工具把花瓣扫干净当作垃圾倒掉也就没了后续,因为这是正常的自然更替,花落了有再开的时候,不足为奇。只是,在黛玉的才情、境遇、敏感的性格等因素的影响下,她见落花会想到生活在异乡的自己,“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这是一个女孩子在新环境下的无所适从。

而到了大观园里看见枯荷时,这里表现出的才情——留一个见证者在一个季度的末尾处静看看沧海桑田、浮沉兴衰,倒是比从前多了几分坦荡。

黛玉,或者说曹公,他们与荷花的缘分其实早就结下了。

《红楼梦》中对于丝绸织物的颜色配饰纹路描写可谓精益求精。其中的颜色包括蜜合色、月白色等,其中有一项被多次提到过的便是藕合色。藕合色,其实最开始作“藕荷色”,指的就是在荷花最好花期时它呈现的颜色,当古人把这种颜色从植物中千锤百炼出来和丝绵一同制成衣物后,这种衣料的新颜色就以藕荷色命名。其实鸳鸯、宝钗都有关于藕合色丝织物,不过最多的还属黛玉儿。第三回里,黛玉一进府,凤姐给她打点大小诸事,配的便是藕合色的帷帐(床帘)。这么一看来,曹公也该是很喜欢荷花吧。

我在等下一个荷花花期。

17级初教(13)班 栖迟

 

 

 

于尘埃处

朝阳初升,天气晴朗。

灿烂阳光下的世界只有三分陆地,而三分陆地却成了土壤肥沃的盆栽,是孕育万千品种花儿的花园。有人说,花园里的人就像里面的花,不同的人是不同的花,或是梅花凌寒独自开,或是迎春只把春来报。我时常疑惑,身处花园里的我是哪种花呢?

我曾想过我是蔷薇,而且是其中浪漫的野蔷薇。我的出生或许受过蔷薇花的祝福,使得一定的罗曼蒂克般的浪漫性格一直伴随着我。同时我也是一个喜欢做梦的人,夜里的梦总是一个接着一个,夜夜不消。蔷薇也像一个诗人,独有的气质令我频频驻足。

每当开花时节,银莲花可爱的花瓣迎风晃动,就像是小孩子探头探脑地在望着什么,眼里满满的都是期待。我与银莲花也很是相似,都是心里怀揣着梦想同时不断期待着梦想的实现,却也认清世俗的真实面目。

人们于荒漠中焦虑不安,而荒漠中的风信子用纤细的枝条撑起了细小繁多的花朵,给他们带来了一丝安慰,使他们重振信心。风信子化成人必然是温婉善良的,她们的心胸宽广,能以自己独有的宁静化去他人心头的不快与劳累,这也正是我在尝试的东西。

人的一生会经历数不胜数的小事、大事,性格也会随之改变,不可能一成不变。就像一年中不同的四季,春天漫天樱花胜雪,夏天满池荷花待放,秋天满城菊花张扬,冬天一品红燃烧不息。在漫长的岁月里,深切地感受到我自身由内而外的改变,就像杂糅在一起的四季,说不出的颜色,却又有四季的部分特色,可称为矛盾的不违和感。

面对着那不违和感,我难以从万千的花朵中找到我对应的化身。

人向来是难以看出自己是怎样的一个人,因为他人看是带着偏见,自己看是带着主观臆断,比如别人看我是与生俱来的安静,我看自己是压抑的热情。如此难以判定的我,注定是不可能有花朵对应、属于我的。我向往名利却不执着于此,我不苟同世俗的幸福却仅仅抓住属于我的人生与幸福。我是没有名字的花,生于烂漫,心向光明。

暮色苍茫,万物休憩。

于尘埃处,我是那烂漫的花,独居一隅欣赏着幸福与快乐。

 

17级初教(7)班 张燕燕

 

 

Copyright©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招生热线:0796-8263702,邮箱:jasfzjc@126.com

版权所有:大奖888游戏官方网站

京ICP备15000288 号